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 > 【外交篇】不懈倡导多边合作益处 始终主张与亚细安共荣

【外交篇】不懈倡导多边合作益处 始终主张与亚细安共荣

2024-06-23 06:32:45 [知识] 来源:广州市铭瀚科技有限公司
新加坡1965年独立至今的外交外交历程,经过了不同的懈倡细安发展阶段。建国总理李光耀任内,导多新加坡与各国建立邦交,边合并与其他东南亚国家共组亚细安,作益终主张亚外交理念主要服务于在国际丛林中求存的处始需求。到了第二任总理吴作栋任内,共荣新加坡积极搭建网络,外交为多边合作创建机制。懈倡细安在前两任总理打下的导多基础上,李显龙总理用他20年的边合任期,踊跃为多边合作发声,作益终主张亚并让世界注意到这个闪亮的处始小红点。中美两国都是共荣本区域的重要伙伴,李总理坚信两国继续参与本区域事务对域內国家有益。外交为此,随着美国社会近年整体转向内视,世界各地掀起去全球化浪潮,他更积极争取美国参与本区域事务。这番努力,国际外交圈子有目共睹。曾经多次为李显龙座谈会或对话会担任主持人的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荣誉会长、投资银行Centerview Partners高级顾问哈斯(Richard Haass)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李总理大力提倡美国以有意义的方式参与亚太区域事务,也倡导新美伙伴关系的全面发展。他最大的贡献是对诸多课题,尤其是中美建立具建设性关系的必要性上,对美国官员和学者提供了睿智见解。“他是少数几位在华盛顿和北京,都愿意对强权说真话的国家领导人;他是少有能在愿景和现实主义之间取得平衡的人。他也展现出学识上的勇气,比方说对于许多人不愿意参与的辩论课题,如区域贸易安排或改善中美关系,他都去提倡。”有人说小国无外交,但新加坡是个反证。新加坡与中美两强、澳大利亚、欧洲主要国家、非洲国家,以及本区域的近邻都保持并发展友好合作关系。处于世界大国之中,新加坡坚信小国也有能力保卫自己,维护自身的利益。 2018年6月12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右)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圣淘沙嘉佩乐酒店签署历史性协议。(档案照片)在过去10年里,国际伙伴寻找靠得住的中间人承办重要会议时,也主动想到新加坡。2018年6月的美国和朝鲜领导人历史性首次峰会,以及2015年11月台湾海峡两岸领导人的历史性会晤,都选在新加坡举行。这既凸显了新加坡在国际社会受到的认可,也让世界看到了新加坡的效率、安全、可靠和友好,打响了小红点的招牌。新加坡也不遗余力地参与多边合作进程。2009年,新加坡设立并领导由30个中小型国家组成的“全球治理小组”(Global Governance Group,简称3G),以充当二十国集团(G20)与联合国广大成员之间的桥梁,促进对话和联系。自2010年起,我国近乎每年都以3G召集人的身份,受邀出席G20峰会。新加坡巡回大使许通美受访时指出,过去20年里,新加坡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大幅提升。这归功于我国的成就和外交能力,同时也得益于李总理的能力、口才和声望。“每当他开口发言,其他人都会聆听。那是因为他只在有重要的事情时才发声。他言语精辟,表达能力好,也有正能量。虽然代表很小的国家,但他比其他来自较大国家的政要有更好的表现。”在推动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努力上,新加坡也发光发热。去年,国际社会在经过近20年磋商后,达成具法律约束力的《国家管辖外海域生物多样性养护和可持续利用协定》。领导磋商工作的,是新加坡驻联合国海洋与海洋法大使陈惠菁。在国际知识产权领域,联合国属下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在2020年经投票后,委任时任新加坡知识产权局局长邓鸿森为总干事。邓鸿森成为首个来自亚洲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2019年,联合国框架下首个以新加坡命名的公约《新加坡调解公约》(Singapore Convention on Mediation)也在新加坡签署,并已在2020年生效,至今已有57个签署国。新加坡参与了公约的起草工作,也争取多国签约。它最终以新加坡命名,表现了国际社会对新加坡的信任。 《新加坡调解公约》于2019年8月7日在新加坡举行签署仪式。我国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第一排左三起)、李显龙总理和联合国主管法律事务的助理秘书长史蒂芬·马修伊斯(Stephen Mathias)在仪式上跟与会的代表合影。(档案照片)主政期间积极凸显亚细安价值与推动一体化李总理主政期间,在区域内积极推动亚细安一体化;在域外,他提倡亚细安和全球接轨,与志同道合的伙伴合作,建立开放和包容的多边体制。他多次重申,新加坡须与本区域一起繁荣,否则我国的繁荣将不会持久。他为此付出了许多心力。曾任亚细安秘书长的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执行副主席、巡回大使王景荣受访时说:“李总理采取的一贯策略,是凸显亚细安的价值,希望外界可以通过关注本区域的发展,看到亚细安的潜能。”许通美则说:“李总理很努力,与其他理念相同的领导人一起推进亚细安的团结和核心地位。李总理也通过支持自贸与投资,以及把亚细安经济与其他主要经济体联系起来,助力亚细安维持繁荣。”新加坡最近一次担任亚细安轮值主席,是2018年。李总理那年在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50周年纪念讲座上说,亚细安提升了成员国在国际上的地位,也加强了成员国在国际舞台的集体声量。 李显龙总理(左)在2018年3月举行的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50周年纪念讲座上重申亚细安的重要性。讲座的问答环节由巡回大使许通美主持。(档案照片)促进多边主义的努力近年受阻,世界许多地方对全球化和多边主义的支持也锐减。然而,李总理坚持不懈地倡导多边主义的好处,并视之为应对全球课题的要素。2019年9月,他出席联合国大会,代表我国发表国家声明时呼吁,要使多边主义成功,就不应该绕开或摒弃不完美的现有多边机构,而应该进行改革。在与邻国的双边关系上,李总理在捍卫国家利益的前提下,求同存异追求共赢。他在任内处理的新马双边棘手课题,包括丹戎巴葛火车站搬迁、白礁主权判决复核申请、港界领海纠纷和新隆高铁项目搁置。与亚细安大国印度尼西亚的双边关系方面,李总理在卸任前,完成了飞航情报区调整、逃犯引渡条约和防务合作协定三项悬而未决课题的磋商。这三项协定都已在今年3月生效。 2022年1月25日的新印领导人非正式峰会上,新加坡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左一)和印度尼西亚海洋事务与投资统筹部长卢胡特(右一)在李显龙总理(左二)和印尼总统佐科(右二)的见证下,签署有关调整新加坡与雅加达飞航情报区范围的协议。(档案照片)在国际社会眼里,新加坡虽是小国,却勇于迎接明显大于自身分量的挑战(punch above its weight)。但李总理不被新加坡的成就冲昏头,常提醒新加坡不能自认比其他国家优越,或自诩为其他国家应效仿的榜样。就如李总理2015年11月在外交部外交学院主办的拉惹勒南讲座上所说:“我们解决自己的问题,以自己的方式成功,我们尽可能当好邻居、好朋友,在为他人提供价值(relevant)的同时,也谦卑做事,认清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外国政治人物和前官员评价李显龙总理 李显龙总理(左)今年3月到墨尔本出席亚细安——澳大利亚特别峰会时,与澳洲总理阿尔巴尼斯握手寒暄。(档案照片)“我祝贺李总理20年来为新加坡和本区域做出贡献,也感谢他坚定不移地支持我们的双边关系。”——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 Anthony Albanese 李显龙总理(左)2018年3月访问澳大利亚时,和时任澳洲总理特恩布尔会晤后召开联合记者会。(档案照片)“在领导他父亲建立的国家近20年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宣布将卸任。我们的区域没有比李总理更睿智的领导人,澳洲也没有比他更好的朋友。他和夫人何晶是谦卑的领导人,也是同侪之首,新加坡的确是他们毕生的事业。露西(特恩布尔夫人)和我期待能在来年更常见到我们的朋友。当有人问起李显龙和他杰出的家人,你可以指着狮城说:‘若想找寻他的纪念碑,环顾四周即可。’”——澳大利亚前总理特恩布尔 Malcolm Turnbull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左)于2022年3月30日在美国进行工作访问期间,出席华盛顿智库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的对话会。时任对外关系委员会会长哈斯(右)负责主持。(档案照片)“要形容李总理的外交政策,我脑海里浮现出‘精深’(sophisticated)这个词,这包括他倡导的主张和倡导的方式。他提供的建议坦率,眼光长远,且富含经验和对历史的见解。他提出建议和想法,但从不说教。他能为重大问题设定框架,并谈论各种政策选项的后果。这是公共知识分子所做的事。”——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荣誉会长、投资银行Centerview Partners高级顾问哈斯(Richard Haass)

(责任编辑:百科)

推荐文章
热点阅读